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风水 > 云南村民发帖质疑村官抗洪事迹造假
  • 云南村民发帖质疑村官抗洪事迹造假
  • 2019-07-11 12:46:49 来源:牛车电缆网
  • 在帖子里,周欣霖说,7月5日当晚,他的哥哥、侄儿、侄女3人在离箭坝村委会不足百米的树上不断呼救,虽然有人回应了,却始终无人前来救援。与周欣霖“无人来救”一说不同的是,王定聪的回应则是“无法去救”。王定聪解释说,7月5日晚6时起,普洱镇箭坝村暴雨倾盆,洪水肆虐,抗洪抢险难度大,而当时周昌毅家门口的公路被冲毁,还被汹涌的洪水围困,加上当时黑灯瞎火的,为了防止发生救援人员出事等二次灾害,只能望而却步,根本无法前往施救。

    9日,实名发帖人周欣霖称,7月5日晚9时许,他哥哥家的房屋被洪水冲毁,哥哥、侄儿、侄女和84岁母亲又被洪水冲走约2公里远,直冲到箭坝村委会前的一棵树下。由于母亲年迈体衰,最终被洪水冲走后遇难,另外3个亲人等洪水减退后才自己下了树,属于自救行为。

    “几天前,我们看到昭通某媒体7月14日刊发的报道后,心情难以平复,所以决定说出真相。”周欣霖指出,这篇报道其中一段内容为:“箭坝村副支书王定聪带领几名党员冒着大雨,沿河道挨家挨户地组织群众紧急撤离。当接到峦塘社4名群众被突发山洪冲走的消息后,王定聪立即带头组织人员四处搜救,终于在7月6日早上找到了被洪水冲走的4名群众,不幸的是其中1人遇难。”

    被困者自救还是被救?

    周欣霖认为,按他们的理解,上述报道内容说“找到了被洪水冲走失踪的4名群众”,意思就是指王定聪亲自带人从洪水里救出了他的4名亲人,但事实是他的亲人是自救逃生。

    “当你相信自己并且对你所做的事情拥有坚定的信念时,没有什么是不可逾越的障碍。”34岁的基普乔格说。

    民政部表示,因公出国(境)费增加的主要原因是2015年因“东盟地区论坛第四次救灾演习”项目需要赴外协商及参加演习,相应增加出国经费预算。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为贯彻落实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精神,未安排公务用车购置费预算,同时减少公务用车运行费。公务接待费减少是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厉行节约精神,切实采取措施严格控制和压缩公务接待费支出。

    值得一提的是,10日,箭坝村几名被访群众均表示,王定聪所说均是事实,同时,记者走访得知,周昌毅家在洪灾中一无所有后,当地村委会及时上门看望慰问对方及其家属,还送来了2000元慰问金,并给了周昌毅家2万元安葬费,发动当地热心村民为周昌毅家捐赠衣服。

    “找到了的意思是指我们得知了周欣霖的哥哥一家4人脱险或遇难的消息,并跟对方见了面,并不是周欣霖所理解的救出了。我们的理解存在着偏差。”10日19时,王定聪本人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回应说,7月5日晚上,他和其他党员冒雨巡查到周欣霖哥哥周昌毅家,看见洪水灌入房屋内,立即催促对方赶快转移,并数次去背对方的母亲离开,却被对方坚决地以“自家房屋建有防洪墙,不用担心安全”为由拒绝了。当晚9时许,得知周昌毅一家4口失踪,立即带人前往搜救,却被对方家门前的滔滔洪水挡住了。

    9日,祖籍为昭通市盐津县普洱镇箭坝村峦塘社的周欣霖在云南网金碧坊、天涯社区等论坛上实名发帖,质疑昭通某媒体关于箭坝村副支书王定聪的抗洪救灾事迹报道有假。10日,记者进行多方调查核实后发现,双方在报道内容上存在理解偏差,而王定聪本人为死者一家所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也很感人。

    尽管在当时,很多人还预料不到这将带来多么重大的影响,但对于被错判入狱的田晋文来说,这几个字却意义非凡。尤其是回想十八大以来的种种新变化,他断定司法环境必将发生大改变。田晋文第一次清晰地感到,自己离讨回公道的日子不远了。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也认为,142万元的年薪对大陆年轻学者有吸引力,就大陆学者个人而言,有好的机会当然很好。但他也说,目前两岸氛围不太好,“我不会个人鼓励年轻大陆学者争取这个计划”。

    今天,人民日报刊发署名“钟声”的文章《中国不会屈服于任何极限施压》;刘鹤副总理则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谈到,中美磋商并没有破裂,何国家都有重要的原则,‌‌我们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能让步;这些正常的两国谈判之中发生的一些‌‌小的曲折,我们会理性对待,‌‌但是“‌‌中国不怕,‌‌中华民族也不怕‌”。

    今年2月,国内媒体又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2018年度工作会议上获悉,北斗地基增强系统一期正式通过验收,可在全国范围内提供实时亚米级精准定位服务,在中东部16个省市提供实时厘米级精准定位服务。此外,“千寻位置服务平台总用户数超过9000万,A-北斗/GNSS快速定位平台服务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据悉,北斗高精度定位服务很快就将可以被全社会共享,并在智慧城市、自动驾驶、智慧物流等方面不断发力。

    2015年5月,在《走出甲午迎接变革再创辉煌》一文中,他写到:思想文化是制度机制的核心,任人唯亲、“选才惟财”的潜规则,是腐败文化的反映。如今,甲午时期封建王朝腐朽不堪的政治制度已不复存在,但封建主义的用人思想却并未扫除干净。用人腐败已经成为祸国殃民、毁军败政的最大祸根。前一时期,有的拿官职做交易,明目张胆、明码标价买官卖官;有的以人划线、以地域划线、以单位划线,培植亲信、排斥异己,拉帮结伙、收买人心,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搞人身依附,跟人不跟党。那些真正一心谋打仗、而又不愿同流合污的优秀干部受到了排挤。而通过向上级“进贡”获得升迁的人,一定要通过向下级“纳贡”来收回成本,如同一个核裂变的链式反应一样,层层传导,直至末端。这种腐败文化的辐射力、渗透力极强,严重败坏了我军的政治生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曾将这里描述为“我在中国见到的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去年11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文《着眼履行特殊使命重塑兵团政治生态》,其中提到:

    无人来救还是无法去救?

    快三投注

上一篇:为了让你实现“水果自由” 国务院开了个会 下一篇:中国代表:应强化全球发展伙伴关系促进可持续和平